「碩珍哥哥!」印象中,穿著粉色小洋裝的妳哭著撲向嘴裡喊著的那人。

「哥哥不要走,阿米保證會乖乖的!」

他伸手抱住妳,又寵溺的順了妳的頭髮,「那我們打勾勾。」

勾起小拇指,在彼此的大拇指蓋下只屬於我們的約定。

秋天,銀杏葉緩緩的落地,猶如他輕柔的聲音不停在腦裡迴盪著,臉上的笑容又是如此深刻。

—— 等我回來。

 

 

妳睜開眼,隨即皺起眉思考了好一陣子。

......為什麼會突然夢見這個?

七年前的記憶為何還這麼清晰?

算了算了,也許只是莫名懷念起兒時那個哥哥而已。

想著妳便不去在意,迷迷糊糊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和不整齊的睡衣走下樓。

聽見交談聲也沒有止住腳步的念頭,直到看見了客人才驚醒。

「方阿米你就不能有點女生的樣子嗎?」父親無奈道,還未繼續開口時,妳早已衝進房間。

金、金碩珍?!

妳一臉不可置信,換上平常休閒的衣服,一邊讚嘆著:哇真的大發啊,怎麼才剛夢見真人就在眼前?

其實是嚇到語無倫次,正在調適心情走到客廳。

父親見妳人模人樣出來又輕嘆一聲「碩珍哥哥和金叔叔金阿姨,妳還記得吧?」

妳點點頭也打了招呼,明明是自己家卻彆扭的眼神不定。

在一旁默默聽了談話內容後,妳才明白金碩珍那時為何會離開。

待他國中畢業之後,金碩珍就讀了外地的高中,之後還出國留學了幾年,於是你們將近七年沒有見面。

而那個夢,就是七年前妳哭著要他別走的時候。

......一想到巴著別人的自己就覺得羞愧,妳的表情一瞬間變得呆滯。

金碩珍可都看在眼裡了,他抿起嘴不讓嘴角勾起,目光依然看向妳。

「阿米啊,碩珍剛回來,一定還沒習慣周遭的環境,你帶他走走吧。」爸爸拍拍妳的肩,輕輕將妳推向金碩珍面前。

......不就同個社區嗎?能有什麼變化...

「唉,幾年沒回來,全都變了個樣啊...」金叔叔他們附和著,「麻煩我們阿米了。」

彷彿妳還是個小女孩似的,他們摸摸妳的頭又繼續話題。

 

關上大門,妳走在前頭不在意的踢著石頭,偶爾回過頭看他觀望景色的側臉。

「阿米,雜貨店...」突然,脖子感受到一股氣息,妳微微轉頭才發現金碩珍蹲著身子距離妳不到十公分。

還未等他說完話,妳裝作若無其事的往前一大步,尷尬的不知所措便瞥見老舊的鐵門被拉了上去,「咦?奶奶回來了?」用著極緩慢的速度踏進雜貨店。

看見坐在櫃檯前的老人家,妳開心得揚起微笑,「奶奶~妳有沒有想我呀~」

雜貨店在這之前關了將近半年,因為奶奶生了場病,兒女也不願接下這家小店,只好暫時歇業。

老人家伸出手摩挲妳的臉頰,「有、有、有。」慈祥的笑道。

即使妳跟奶奶沒有任何親戚關係,但妳們之間的祖孫情深,是無人能否定的。

 

小聊幾句後,妳便拿了兩支冰淇淋,才正準備付錢,金碩珍便將紙鈔遞出,並且問候,「奶奶,好久不見,最近還好嗎?」

「哎唷,是我們碩珍啊,好久不見啊。我還記得當初你出去讀書,阿米哭到累了才停止呢...還有啊...」任由奶奶牽著他的手,金碩珍有禮貌的低下身子,安靜的聆聽奶奶回憶從前。

時而笑,時而感性,妳也在一旁聽著,染上灰塵的記憶碎片,也一塊一塊的被拼湊起來,甚至變得更加深刻。

七年前跟七年後,原來我們都漸漸的長大了啊。


 

「... ...笑什麼啊!」妳咬著冰淇淋不悅的看向金碩珍,那想笑卻又不笑出來的表情看了就不爽。

「妳哭這麼久,不累嗎?」含著冰淇淋,金碩珍努力忍住笑意。

怎麼這麼可愛啊,我們阿米。

「所以最後不是累到睡著了嗎!」妳捶了下他的手臂,加快腳步。

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妳又轉過身對他做了個鬼臉道「浪費我這麼多眼淚。」

金碩珍笑著跟上妳的腳步,隨後又搭著妳的肩,開始跟妳講大道理。

「人嘛,總是會有些黑歷史的啊。」

「你說,像是你小五尿床那樣嗎?」

「...…我不記得了。」

 

好像,感覺到小時候打打鬧鬧、平淡的幸福了。

 

 

TBC、

_

對不起我又遲到了QQ

聽了碩珍的cover後就跑去理解歌詞的意義,於是決定延伸歌曲之後的故事。

雖然說標題還被我修改了一小部分(噓

最近有想到很多題材,只是都不知道如何下筆...目前還在尋找手感中。

我會利用時間跟自己培養感情的(?

謝謝你們願意等待♡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糕糕 的頭像
米糕糕

周娜的米糕內心戲

米糕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